首頁  >  新聞發布  >  國資報告  >  重磅信息 > 正文
中煤平朔:從改革“試驗田”到轉型“示範田”

文章来源:《國資報告》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10

中煤平朔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平朔集團)前身是平朔煤炭工業公司,組建于改革開放之初的1982年,因建設中美合作的安太堡露天煤礦而設立,被稱爲改革開放的“試驗田”,1997年6月並入中國中煤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煤能源),成爲其全資子公司和煤炭生産的核心骨幹企業。

平朔安家嶺礦工業區

2016年以來,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中煤能源開展了産業結構和基地布局調整,平朔集團也在上級單位指導下,一手處置“僵屍企業”,化解過剩産能,一手優化産業結構,構建循環經濟産業格局,實現了由改革開放“試驗田”向結構調整“示範田”的轉型發展。

去产能 稳产量

煤炭是我國主體能源,煤炭産業是國民經濟基礎産業。2012年,受經濟增速放緩、能源結構調整等因素影響,煤炭需求大幅下降,供給能力持續過剩,企業效益普遍下滑,煤炭行業的“黃金十年”也宣告結束。

在2015年底中央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後,爲進一步化解煤炭行業過剩産能,推動煤炭企業實現脫困發展,國務院出台了《關于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産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提出了嚴格控制新增産能,切實淘汰落後産能,有序退出過剩産能,探索保留産能與退出産能適度挂鈎等要求。

作爲中煤能源的煤炭生産核心企業,平朔集團的煤炭産量最高時占集團總量70%左右,高峰時期原煤産量超過一億噸,因此,在去産能方面,自然也肩負著重要的責任和使命。

職工安置和資産處置,是在去産能過程中困擾很多企業的難題。平朔集團則由于較好的發展基礎和精細化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實現了“人盡其才”和“物盡其用”。

中煤平朔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王祥生告诉《國資報告》记者,平朔集团始终坚持高效办企业,严控职工的数量和规模,每年职工增量很小,同时,必要情况下还会对部分业务实行社会专业化外包,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企业的用人包袱,也为职工内部转岗分流提供了一定的空间。

在分流安置職工的具體操作過程中,平朔集團將關閉礦井成建制的綜采、機電、運轉、通風等一線隊伍分別劃撥到公司其余的井工礦,提高了自營工作量,減少了外委用工。同時,將生産技術、設備、地測等機關職能部門人員按照專業特點,結合個人意向,分流安置到公司其他生産輔助單位和業務中心。此外,還加大了困難職工幫扶力度,維護了職工合法權益。

“在制定分流職工安置方案時,公司做了大量精細的工作,盡量使轉崗的職工人盡其才。”王祥生說。

資産處置方面,針對去産能工作推進過程中出現的井工設備、洗選系統大量閑置的現象,平朔集團一方面研究制定了閑置資産處置盤活總體工作方案,將井工升井物資盡可能調劑到小回溝煤業、北嶺煤業等內部單位使用,對于公司內部確實無法使用的物資,則采用租賃、拍賣、合作等多種途徑,與中煤能源內部企業、周邊煤礦搭建信息交流、物資交易平台,以減少庫存占用。另一方面,平朔集團成立了河港物流公司,利用閑置的裝車系統和洗選系統,開展外購煤配煤、代裝發運等工作,盡可能地盤活閑置資産,實現了國有資産保值增值。

平朔集團提供的數據顯示,2016年以來,平朔集團完成了井東煤業、東日升煤業、井工二礦3個礦井的處僵治困、法人“壓減”工作,退出産能1090萬噸/年,將原煤産量從2012年頂峰的1.13億噸下降到當前的7000萬噸,在化解産能的同時,實現了《意見》中提出的探索保留産能與退出産能適度挂鈎的要求,科學平衡了“去産能”和“穩産量”的關系。

從“一煤獨大”到四大産業

化解産能,是爲轉型做准備。《意見》提出,通過化解過剩産能,促進企業優化組織結構、技術結構、産品結構,創新體制機制,提升綜合競爭力,推動煤炭行業轉型升級。

平朔集團在國家政策和上級單位指導下,針對“一煤獨大”的産業發展格局,優化産業布局,提升産業結構,積極向煤炭、電力、煤化工、生態四大産業耦合發展的循環經濟格局進行轉變。

煤炭産業方面,平朔集團提出做穩做精煤炭産業。做穩,強調的是量。“主要是穩定煤炭生産規模,這是成功轉型的前提和基礎。”王祥生說。

經過30多年的建設發展,平朔集團在煤炭産業方面積攢了厚實的“家底”。包括已經建成的三座年産能力2000萬噸以上的特大型露天煤礦,兩座年産能力千萬噸級的現代化井工礦,一座年産能力300萬噸的優質配焦煤礦井,此外,還有六座年總入洗能力1.25億噸的配套洗煤廠、四條總運輸能力1億噸的鐵路專用線,是國家主要的動力煤基地和晉西北億噸級煤炭生産基地。

做精,強調的是質。“平朔集團通過露井協同開采、精細開采、精細加工、分級轉化、分階利用,實現資源回收最大化。”王祥生說。

平朔集團露天礦資源回收率達96.2%;井工工作面回收率達到了85%,均居行業先進水平。截至2018年底,平朔集團資産總額爲724.81億元,累計生産原煤14.76億噸,外運商品煤11.48億噸,繳納稅費722.79億元,爲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電力産業方面,平朔集團通過參股控股多種方式,發展坑口低熱值煤電廠,利用先進的循環流化床鍋爐燃燒技術和超低排放環保治理技術,將礦區低熱值煤就地轉化發電,並兼顧供熱。

目前平朔集團共有5座控股、參股電廠,裝機總容量409萬千瓦,年消耗劣質煤510萬噸。坑口低熱值煤電廠實現了資源循環利用,同時也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煤矸石處置成本和煤矸石自燃産生的環境汙染。

化工産業方面,針對平朔礦區高硫、高灰、高揮發性、高灰熔點、中低熱值劣質煤賦存量大、經濟效益差的實際,平朔集團進行了煤氣化開發研究,並取得了成功。如今,平朔集團已建成設計年産40萬噸硝酸铵、副産1.1億標方液化天然氣的大型煤化工示範項目,可年轉化劣質煤170萬噸。

目前,平朔集團能源化工項目在克服合成氨系統穩定性不足、非計劃停産多等困難後,逐步提高了生産負荷,産品質量日趨穩定。主要産品硝酸铵可以滿足平朔礦區及周邊炸藥生産的需求,副産品天然氣可滿足山西省朔州市及周邊天然氣加氣站和管網調峰需求。目前,平朔集團能源化工産品在鞏固蒙東、晉北、東北等原有市場的基礎上,正在穩步開拓河北、甯夏等新興市場。

生態産業方面,平朔礦區是綠色礦區,建礦至今,生態建設從未間斷過。“建礦30多年來,用于生態治理修複投資累計多達20億元,複墾了4萬余畝土地,在礦區周邊造林6萬多畝,礦區排土場複墾區植被覆蓋率達到95%以上,遠高于原地貌不足10%的植被覆蓋率。”王祥生說。

近幾年來,平朔集團在複墾區建成了智能溫室、日光溫室、礦史博物館和人工湖,礦區生態文明建設已出具規模,平朔安太堡礦也被國家列爲了土地複墾野外觀測基地和土地複墾教學實踐基地。

值得注意的是,平朔集團布局的煤炭、電力、化工和生態四大産業,並非簡單羅列,而是有著內在的邏輯關系。比如,電力和化工産業的原料來自平朔礦區,部分産出品也可就地消納,複墾和生態建設,是平朔礦區必須承擔的環境責任。煤炭産業的穩定持續發展,則是其他産業發展的前提和基礎。

據王祥生介紹,2010年,平朔集團原煤産量首次突破億噸大關,2012年攀升到頂峰,達到了1.13億噸。近年來,平朔集團及時淘汰無效低效産能,主動縮減産量,將煤炭年産量穩定在了7000—8000萬噸。正是這種穩定的規模優勢,厚植了企業優化産業布局、實現高質量轉型的基礎。

“平朔集團只有做穩做精煤炭主業,才能保證電力、煤化工、生態等産業鏈條的高效延伸,才能建成煤炭、電力、煤化工、生態四大産業耦合發展的循環經濟格局。”王祥生說。

傳承改革基因

平朔集團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的成果,與其作爲改革開放“試驗田”的身份密切相關。

在2018年舉行的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平朔公司第一任黨委書記、總經理陳日新被黨中央、國務院授予“改革先鋒”稱號。“這是黨和國家對中外合作平朔模式的高度肯定,而這一模式所蘊含的先進性,一直流淌在平朔的發展建設中。”王祥生說。

王祥生告訴記者,作爲改革開放的“試驗田”,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礦項目是改革開放初期引進外資額度最大、現代化程度最高的中外合作創建的能源項目,這種高起點和高標准,爲平朔後期的發展創造了先進的標杆,奠定了先進的基礎。

比如在生産效率方面,建礦初期,平朔引進了世界上最先進的裝備、技術和管理,生産效率很高。1991年外方撤走後,平朔爲了降低成本,縮短供貨周期,逐步加大了大型設備國産化開發力度。初期,公司也擔心國産設備會降低生産效率,但實踐證明,企業的生産效率並未因設備國産化而降低,仍然保持了行業的領先水平。

目前,平朔集團在冊職工9100人,以每年7000-8000萬噸的煤炭産量計算,人工效率處于行業領先水平。至今,裝備精、人員少、效率高,仍是平朔集團的一大優勢,也是平朔集團能夠穩妥去産能的重要基礎。

再比如創新方面,作爲改革開放“試驗田”,創新是平朔的禀賦,公司從未間斷對創新的探索和實踐。黨的十八大之後,平朔集團更是構建了管理、人才、科技、全員創新模式,激活了改革發展的新活力和新動力。據了解,平朔集團11個職工創新工作室,僅2018年就收獲了41項節能創效成果,創造效益約830萬元。

新形勢下,有著近40年發展曆史的平朔集團,也面臨著新的挑戰。一方面是主業穩煤困難。包括礦區煤炭資源儲量不足,生産接續困難等。另一方面是政策優勢和區域優勢不足,人才引進困難。王祥生告訴記者,平朔作爲改革開放的標志性煤炭項目,早期享有國家許多優惠政策,但是近年來,在發展電力、煤化工這兩大轉型項目方面,對口的管理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嚴重短缺,加之政策優勢和區位優勢不足,引進人才比較困難,成爲制約企業高質量高效率轉型發展的瓶頸因素。

破解上述困局,需要進一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我國經濟運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不動搖,更多采取改革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化、法制化手段,在“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個字上下功夫。

進入新時代,平朔集團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引,提出了建設開放、創新、綠色、陽光、共享“五新平朔”發展思路,以此提升企業高質量發展水平。

“下一步,要將平朔集團打造成人才和科技的核心競爭力、質量和效率的經濟競爭力、産品和産業結構的産業競爭力、管理和文化的基礎競爭力居于行業先進水平,實現綜合實力更強、質量效益更高、産業結構更優、體制機制更活、員工生活更好的目標。”王祥生說。

鏈接:平朔集團如何永葆改革創新勁頭?

平朔安太堡礦是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按照中央和國務院的決策指示精神建設的,它的建成投産是上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豐碩成果。沒有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就沒有中外合作經營的安太堡礦,沒有不斷的改革創新,平朔就不可能從一個露天礦發展到億噸級煤炭生産基地,更談不上高質量發展。

平朔集團認識到,企業要高質量發展,必須始終堅持黨的改革開放政策,大力弘揚改革開放精神,保持改革創新的信心和毅力。爲此,平朔集團提出了警防“四種思想”、樹立“四種思維”、強化“四個理念”,激發企業高質量發展活力。

一是警防怕擔責任、坐井觀天的思想,牢樹底線思維,強化憂患理念。平朔集團認識到,中外合作開發安太堡礦就是抓住了曆史、政策、市場的機遇,才能夠成爲改革開放第一單,才能夠推動煤炭工業發展一步跨越30年,也才有了平朔的今天。所以,必須緊抓市場機遇和政策機遇,謀篇布局,主動作爲,把産量規模的穩定抓在手上,把采掘關系和産業結構調整的重任扛在肩上,最大限度地爲企業追趕超越、轉型發展拓展空間、增添動力。

二是警防不思進取、等靠依賴的思想,牢樹經營思維,強化效率理念。平朔集團認識到,企業競爭就是時間和速度的競爭,誰動作快,誰就能搶占先機,掌控制高點和主動權;誰動作慢,誰就會丟失機會,被別人甩在後邊。正是憑借強烈的效率意識,安太堡礦從1985年開工建設到1987年9月投産,只用了26個月,相當于當時我國建設礦山周期的四分之一;年産原煤1533萬噸,定員1643人、全員工效34噸,真正體現了建設效率高、生産效率高、人均效率高。面對繁重的生産經營任務,就是要追求快節奏、高效率。

三是警防因循守舊、墨守成規的思想,牢樹創新思維,強化改革理念。縱觀平朔發展曆程,走過的每一步都離不開開拓創新、銳意改革所帶來的巨大變化,改革先鋒當之無愧。

四是警防安于現狀、固步自封的思想,牢樹趕超思維,強化一流理念。平朔集團認識到,具有爭創一流的意識,才有一流的工作業績,要“跳出平朔看平朔”,對標找差距,在安全穩定、生産效率、盈利能力等方面下功夫、尋突破、創水平,在集團公司找位置,在山西煤炭大省找位置,才能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幹在實處、走在前列、當好表率。 (《國資報告》记者 原诗萌)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